《深圳商报》:探讨《西游记》中的慈悲与杀戮

本报《文化广场》提供媒体支持的“南书房夜话”第48期日前举行

发布时间:2017-1-4

  深圳商报记者 魏沛娜

  “深圳学人·南书房夜话”第48期日前在深圳图书馆南书房举行。《深圳青年》杂志社兼《女报》杂志社社长王海鸿、广东技术师范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项裕荣、《深圳青年》杂志社总编助理兼本次讲座主持人孟瑶在文本细读基础上,围绕主题“散见于边边角角的慈悲”,漫谈《西游记》中的慈悲与杀戮。

  让边边角角的慈悲闪烁光芒传统的看法认为《西游记》是崇佛抑道,但最近几年有人认为恰恰相反,《西游记》实质是崇道抑佛的。王海鸿认为,“慈悲”是佛教的核心价值和理念,入门级的“慈悲”是“恻隐之心”,最高的“慈悲”是“悲天悯人”。“也有人这样讲,理性的极致是‘智慧’,感性的极致是‘慈悲’。按照这种‘慈悲’的理念,面对妖精,应该怎么办?尽管妖精做了很多坏事,按照佛家的理念,应劝导其走正路。唐僧在取经早期好像有这个意识,但很快就被现实击得粉碎,到后面遇上妖精,他根本就不做这种努力了。所以,慈悲反而存在于某些边边角角了。”王海鸿认为,玉帝放任孙悟空破石而出自由生长,可以理解为是一种“慈悲”;小说末尾处的孙悟空,对待经书残破的态度是“天地本不全”,他学会了宽容,可以理解为是对自己的慈悲。

  在项裕荣眼中,太白金星这位人物的“慈悲”,可以算是一以贯之的。“作为天庭中有名的和事佬,正是他的两次劝说招抚了孙悟空,使得齐天大圣有了天庭的官方背景。也正是这位太白金星,解救了险些被处斩的天蓬元帅。在狮驼岭这一节中,太白金星还亲自来通风报信。这个人物谦卑和顺,他的慈悲似乎是小说中唯一贯彻始终的。”项裕荣说。

  项裕荣表示,“《西游记》肯定蕴含了慈悲的主题,甚至也可以把书中的杀戮理解为某种慈悲。唯有通过杀戮,才能做到一种净化。如小说中有一回《心猿归正 六贼无踪》,孙悟空所杀的六个贼人,就完全是这种寓意的写照。”慈悲真正存在于老百姓中间如何看待“慈悲”的功利性?这是当天讲座上引起大家热议的问题。王海鸿认为,“好像比较真诚的、发自本心的慈悲多见于社会的低层,越往高层的慈悲可能就带有更强的功利性,极致的发展就是对慈悲的垄断和专卖。”孟瑶也指出:“《西游记》里面最大的慈悲不是体现在官方,也不是仙,不是佛,而是体现在民间。”《西游记》中描写猎人刘伯钦救唐僧出虎口后,热情招待,还护送唐僧到两界山的边界,可见刘伯钦发自本能的与人为善。

  在项裕荣看来,西行假如是一种慈悲的修行的话,唯有唐僧可视为慈悲的代表,只是在小说中的表现又过于懦弱。“至于这慈悲的‘西行’事业本身,神佛们都来襄助这份伟大的事业,只是这个大慈悲里,包含了太多的杀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