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深圳商报》:“南书房夜话”第49期解析《西游记》 《西游记》是一部“证道书”?

发布时间:2017-1-9

  【深圳商报讯】(记者 魏沛娜)“深圳学人·南书房夜话”第49期日前在深圳图书馆南书房举行。《深圳青年》杂志社兼《女报》杂志社社长王海鸿、广东技术师范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项裕荣、《深圳青年》杂志社总编助理兼本次讲座主持人孟瑶,围绕主题“《西游记》——道教与佛教的娱乐自黑”,立足原着,对《西游记》中的宗教问题进行了探讨。

  《西游记》究竟是扬道抑佛,还是崇佛抑道?学界历来有不同的观点。在王海鸿看来,《西游记》是在中国的东方宗教框架内为老百姓提供了一个很大的阅读、娱乐的空间。王海鸿讲道,《西游记》中有不少体现娱乐佛教之处,其中比较鲜明的两点是“佛祖贪财”和“观音护短”。

  “《西游记》的功绩之一,是总体将佛教、道教、儒教三大系统的神灵,整合到了一个宫廷结构之中,这个安排虽然还粗糙了些,但对于民间的影响却是极大的。”项裕荣解释说,中国古代的各种神灵甚多。鲁迅曾提到过,中国的神灵信仰极是庞杂,老神渐渐被人遗忘,或者说是“死”掉了,遂被新神所取代。如神荼、郁垒这样的门神,逐渐被唐朝的秦叔宝、尉迟恭所取代,甚至民间也多有贴关羽、张飞为门神的,故称民间的神灵信仰是混乱的。而《西游记》则把天宫、佛界大致按神灵的品级阶位做了一个宏大的“排位”,做了“整合”。“梁朝时的‘山中宰相’陶弘景,是一位道教人士,其创作的《真灵位业图》,是按品级给神仙们在天宫中安排位置,其中还有刘备、曹操,当然也有孔子。总之,是把人们崇信的人都排到天上去。这大概是中国道教史上最早的一次尝试。《西游记》则可以视之为一种民间尝试,它构造了这么一个天宫佛界的关系图。”项裕荣说,“《西游记》中许多名词其实都来自于佛教。”《西游记》作者对于佛教和道教实际上持怎样的态度?孟瑶认为,小说中的人物和故事体现出作者个人的倾向性。“从法力方面看,取经途中由道士变的妖怪最后都被孙悟空、被如来佛收伏,体现出佛法无边,能够战胜道法,道法是有限的。再如孙悟空大闹天宫时,那么多的道家神仙都群起而攻之,但都无功而返。”此外,项裕荣指出,在看待《西游记》对于道教的态度上,还要注意小说中的一个词“外道”。“《西游记》的回目标题中采用的道教术语很多,一般人读起来费力,也不明白具体指什么。这些术语多源于金元时代的内丹派。所以说,《西游记》的整理者,应该是一位对内丹派颇有研究的读书人,或者就是一名道士。他想把整部《西游记》改造成了一部‘证道书’。清代人也很愿意相信这一点,相信《西游记》就是一部谈‘证道’、谈修炼的书籍,这与清人相信《西游记》是全真道士丘处机所写这一点也紧密相关。总之,既然《西游记》是一位内丹派的崇奉者所写或改编,那么他嘲笑这些‘外道’、这些‘金丹派’就是非常正常的事情。当然,小说中的‘证道’内容,并没有落实到小说的情节里,后人也没有将其生拉硬拽当一回事。”项裕荣表示,今天有些学者仍然相信《西游记》是一部“证道书”,这可以视为一种学术争论。“如此说来,对于《西游记》一书的阐释,实际上是非常依赖于读者本人的宗教学知识的积累及倾向。于是在宗教功能的认知上,《西游记》也呈现出多元解释的可能性,这是这部小说本身及其文本的开放性所导致的。”